金牌娱乐,金牌娱乐平台

又到菜花金黄时

发布时间: 2018-07-26  字体:[ ]

长兄从乡下打来电话,说是老家的油菜花又开了,要我回去看看。真是心有灵犀呢,我也正有此意。父母亲健在的时候,每年油菜花开,我一定会回老家去,看父母,看老屋,看金黄金黄的油菜花。父母亲先后走了,长兄为父,每每总是在我即将成行的前一两天告诉我油菜花的消息,或者专程从老家赶来,却道顺便路过云云,我油然想起唐代诗人王维的诗: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只是王维询问的是梅花而长兄传达的是油菜花而已。

我想起了小时候常给我讲油菜花传说的母亲,那是外婆讲给少女时的她听的。“油菜花是种田人的花。”母亲总是这样开讲:从前,有个后生哥给财主家做长工,财主女儿爱上了勤劳憨厚的他,他也深爱出生富门却并不娇贵的财主女儿。可是财主看不上贫穷人,只划给后生哥一块荒地,并放出话来,说是除非后生哥种出整块田的黄金来,就允许女儿嫁给他。后生哥一筹莫展地枕着木耒睡着在田埂上,梦见财主女儿成了百花仙子,飞在空中将花籽撒向田地,还让喜鹊传下话来,说是只要后生哥用心培育,来年一定会长出满田的黄金来。后生哥醒了,眼前还是那块荒田,但手上多了一荷包花籽。后生哥就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功夫,开、垦、翻、刨、平、耕、犁,七道工序才把荒地整治成了良田,撒下花籽,一天天眼见得花茎花叶茁壮起来,终于让田里开满了金黄的花,就仿佛黄金铺满了整块田。后生哥飞奔到财主家报喜。财主不信,跟着后生哥出来看,远远地果然看到那金灿灿的一片,只好把女儿嫁给了后生哥。从此,后生哥夫妇俩过上了香喷喷的生活,油菜这种农作物也就传了下来。母亲说:“伢儿,十个指头苦,才能有财富。”纯朴的话语,道出了深刻的哲思。

我又想起做了三十多年生产队队长的父亲。印象中,只有我们生产队里能看到黄灿灿的油菜花,那是父亲带领几个社员偷偷种的。按照当时县革委会和人民公社“以粮为纲”的规定,是不允许种油菜之类副食品的,那属于资本主义的尾巴,要割掉的。刚开始我们生产队的油菜种得也不多,就是仓库后面以及河边滩头的零地。但是当时有个造反派头目,指着我父亲恶狠狠说,宁可让这些零地荒着长草,也不许种油菜,这是社会主义草和资本主义苗的政治性质问题!父亲就不停地点头赔笑,答应写深刻检查,同时偷偷给造反派头目塞上两包“大前门”,这才“下不为例”地躲过一劫。以后每年父亲都如法炮制,还扩大了油菜领地。油菜籽收了以后,父亲又和几个社员偷偷榨油,就在那个被管制的老地主“银林侯”家废弃了的油坊里。乡亲们分到了香喷喷的菜油,一个个都翘起大拇指夸我父亲。据说,本来以父亲的资历,是可以提拔到大队部乃至公社做个什么的,就因为油菜事件而免谈了,不予追究算是幸运的。对此,父亲一点也不后悔,反而感到很欣慰,他说大小是个队长,总不能让乡亲们天天过清汤寡水的日子。正是父亲的油菜花,让我明白了它的美丽!

一个刚收获油菜籽不久的夏天,父亲带着对油菜花的眷恋,走了;母亲在一个没有油菜花开的冬季,带着对油菜花的向往,也走了。但是父母亲留给我的油菜花精神,却已在我的心灵深处扎根。于是,我草就一章《沉思,在油菜花前》:“清明,大地一片金黄,黄里透着香。那黄黄得让人兴奋;那香香得令人陶醉。它是油菜花!花的国度里,梅花为高人逸士,牡丹称国色天香,油菜花只是平民。它不乏自然的娇柔和美貌,又开得那样的质朴和谦逊。它不择地势高低,不择土地肥瘠,房前屋后,河滩路旁,种哪就长哪。盛开时,为自然增色,任蜜蜂采集;凋谢后,为人类献身,给土地肥源。油菜花,要求甚微,给予甚多。那些娇贵花,能不红了脸蛋?”

于是,我对电话那头的长兄说,请让我带上这段情结,咱哥俩不一定“把酒话桑麻”,但“再来就菜花”是必须的!

(葛德均)

Copyright 2008 Nantong Municipal People's Congress Standing Committee All Rights Reserved
您是第 796869位访客
南通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
技术支持:南通市政府信息网络管理中心